行業聚焦

當前位置:首頁 > 行業聚焦 > 石油戰爭陣亡名單

石油戰爭陣亡名單

文章來源:國際金融報 發表時間:2015-01-20

國際金融報1月20日訊  在委內瑞拉西部安第斯山地區最大的中心城市梅裏達,一家名為“科羅莫托”的冰淇淋店,以“世界口味最多的冰淇淋店”被收錄進世界吉尼斯大全,但最近慕名而來的顧客可能都要失望而歸了。


   《國際金融報》記者日前了解到,由於牛奶短缺,科羅莫托冰淇淋店不得不暫時停業。店主馬努埃爾·德席爾瓦無奈地表示,近幾個月來委內瑞拉牛奶價格上漲了近六倍,更糟的是,就算是有錢也無法買到足夠的牛奶來製作冰淇淋。


   在相繼曝出當地“麥當勞沒有薯條”、“超市裏沒有肥皂”後,委內瑞拉的困境仍在蔓延。石油出口占委內瑞拉全國出口收入的95%以上、政府收入的近50%,全球油價的下跌,使人們紛紛猜測委內瑞拉可能會出現主權債務違約甚至是政府倒台。


  一位在委內瑞拉經營酒類生意的蘇格蘭商人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坦言,牛奶、麵粉、罐裝飲用水、藥品等生活必需品,都出現了嚴重供應短缺。“如今在委內瑞拉,即便有錢也無法買到想要的東西。”不過,自去年下半年以來,他的酒類生意非但沒有受到影響,反而銷售額有了小幅的增長,“委內瑞拉人現在最需要的大概就是喝上一杯”。


    國際油價暴跌,作為擁有全球最大規模的石油儲量的委內瑞拉,或許是最大的輸家。


   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在新年前夕的一次演講中表示,“這是一場石油戰爭,你們知道嗎?戰爭的一個摧毀目標是俄羅斯,還有一個是針對委內瑞拉,他們試圖摧毀影音先锋资源地址的革命,導致經濟崩潰。”


  委內瑞拉隻是其中一個,尼日利亞、阿爾及利亞、厄瓜多爾、伊朗等弱勢石油輸出國都有“山窮水盡”的風險。


   美國能源專家、《衛報》專欄作家弗朗西斯科·摩納爾蒂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專訪時表示,“即便油價處於低位隻是短期現象,它仍將對淨石油輸出國造成影響,極少數的國家會因此遭受滅頂之災。”


    委內瑞拉困境


  由於上升勢頭過猛,委內瑞拉政府自2014年8月以來暫停公布通脹數據。該國財政收支平衡是基於約110美元/桶的價格,“預計2014年-2016年委內瑞拉的經濟數字將是災難性的:經濟將萎縮11.7%,積累通脹率將達到600%,貨幣將貶值89%,實際工資將積累減少47%”


  自去年6月以來,委內瑞拉石油價格跌幅已超過50%,2014年國內生產總值(GDP)跌幅超過4%。數據顯示,委內瑞拉的外匯儲備目前已減少至213億美元,而外債規模超過1100億美元。多數分析師認為,該國財政收支平衡是基於約110美元/桶的價格。然而,WTI和布倫特原油期貨價格已經低於50美元。


  《金融時報》稱,委內瑞拉受到油價下跌影響之所以那麽劇烈,是因為相比於沙特的960萬桶日產量,委內瑞拉原油日產量僅為250萬桶,其中還有80萬桶用於國內消費。此外,委內瑞拉每日還得向古巴免費提供10萬桶原油,並向中國提供25萬至45萬桶原油,用於抵償從中國那裏借得的500億美元貸款,最後委內瑞拉每日隻剩下130萬至150萬桶原油能夠提供收入。以每桶50美元的價格計算,150萬桶的日產量每年隻能產生273.8億美元的收入。


   數據顯示,委內瑞拉在2012年進口各種商品便花了550億美元。即使在大大削減了進口量之後,2014年的360億美元進口總額仍然超過了石油產生的財政收入。對於一個擁有2900萬人口的國家,物資短缺成為一種必然。


   油價暴跌的蝴蝶效應仍在不斷放大。巴克萊在去年12月份的一份研究報告中表示,“預計2014 - 2016委內瑞拉的經濟數字將是災難性的:經濟將萎縮11.7%,積累通脹率將達到600%,貨幣將貶值89%,實際工資將累計減少47%。”


   據該研究報告分析稱,隻要油價沒有長時間下跌至80美元/桶,委內瑞拉就還可以維持。但是,就目前而言,油價回歸80元以上,遙遙無期。盡管如此,麵對暴跌的國際油價,委內瑞拉政府依然不願意在2015年選舉前考慮實施重大的經濟結構改革。


  這是因為委內瑞拉正在經曆通脹的折磨。截至2014年11月的前12個月,委內瑞拉通脹同比上升63.6%,為全球最高之一。由於上升勢頭過猛,委內瑞拉政府自2014年8月以來暫停公布通脹數據。


   2014 年5月,美國智庫卡托研究所公布了2013年國際悲慘指數排行榜,委內瑞拉淪為最悲慘國家,根據黑市上委內瑞拉貨幣玻利瓦爾與美元的匯率估算,其實際通貨膨脹率是官方數據的5倍,即61%。美銀美林南美首席經濟學家對媒體表示,委內瑞拉必須貶值其貨幣,不然通脹有可能最早在2016年突破1000%。


    四大難兄難弟


 尼日利亞由於過度依賴石油收入,貧困和政治不穩定的可能正進一步增大。阿爾及利亞同樣是一個“泛福利”社會,該國目前仍然非常依賴石油收益,石油占其硬通貨收入的97%以及預算收入的60%。在油價下跌之前,伊朗國內不夠穩健的經濟政策和製裁已經促成危機。至於厄瓜多爾,僅僅去年11月單月,因原油價格腰斬造成的損失就超過8億美元


   據記者了解,作為OPEC成員國中社會福利最好的國家,委內瑞拉實行烏托邦式的高福利政策,國民享受著地球上最便宜的汽油。巴克萊此前發布報告稱,按照官方匯率計算,委內瑞拉的汽油零售價僅為每加侖0.05美元,折合人民幣約為每升1.17元。若按黑市匯率計算,該國公民僅需為每加侖汽油支付0.01美元。巴克萊預計,這一社會福利讓委內瑞拉政府犧牲了近270億美元的利潤,相當於約90%的公共部門赤字。


   上升容易下降難,降低社會福利、提升油價,這無疑是如今擺在委內瑞拉政府麵前的大難題。2014年11月,總統馬杜羅公布多項法令,其中包括對奢侈品和煙酒額外征稅,但政府不敢輕易提升油價。為渡過難關,隻能借更多的債,出售更多的資產,進行更多的價格管製。但是,如今的委內瑞拉,看起來已經不具備靠自己扭轉乾坤的能力。


   無獨有偶,阿爾及利亞同樣是一個“泛福利”社會,該國長期受惠於石油與天然氣出口。事實上,阿爾及利亞擁有2000億美元的外匯儲備,這足夠彌補未來數年的進口花銷。但是,該國目前仍然非常依賴石油收益,石油占其硬通貨收入的97%以及預算收入的60%。因此,麵對如今的不利局麵,阿爾及利亞石油部長優素菲,上月底就公開呼籲歐佩克進行幹預,矯正失衡的現狀,削減石油產量使油價升高,捍衛歐佩克成員國的收入。得到的回應卻是,在今年6月之前,歐佩克不會再就這一問題進行討論,換句話說,不減產的決定,至少在接下來的半年內,是不會發生變化了。


  阿爾及利亞日產原油120萬桶,年產天然氣1520億立方米,是歐佩克第九大產油國以及非洲最大的天然氣生產國。阿爾及利亞90%以上的外匯收入來自能源出口。據悉,目前國際油價驟降對該國經濟造成較大衝擊。


    除了委內瑞拉和阿爾及利亞,尼日利亞和厄瓜多爾的日子也並不好過。


  “由於積累了規模龐大的外債,海灣、裏海的一些富裕國家能夠輕鬆應對暫時的價格下跌,甚至俄羅斯都能比蘇聯時期更好地應對石油價格下跌的局麵。”弗朗西斯科· 摩納爾蒂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相比之下,伊朗的情況有些糟糕,因為在油價下跌之前,伊朗國內不夠穩健的經濟政策和製裁已經促成危機;而尼日利亞由於過度依賴石油收入,貧困和政治不穩定的可能正進一步增大。隻是,在所有OPEC成員國之間,石油價格的崩潰隻有對委內瑞拉造成的創傷最為嚴重。”


   據厄瓜多爾央行統計,2014年1-11月厄原油產量1.86億桶,同比增長6.3%,日均產量55.6萬桶。其中,原油出口1.41億桶,出口額124億美元(增長1.5%),每桶均價87.82美元,11月單月每桶均價61.59美元。這意味著什麽呢?《國際金融報》記者為此算了一筆賬,僅僅去年11月單月,厄瓜多爾因原油價格腰斬造成的損失就超過了8億美元。


  據尼日利亞《商業日報》報道,近日,沙特宣布調降向西北歐出口的阿拉伯輕質原油價格,每桶降低1.5美元,低於布倫特加權平均價格(BWAVE)4.65美元,創2009年以來新低,此舉進一步顯示沙特為爭奪國際原油市場份額的決心。受此影響,西非地區原油出口壓力進一步加大。數據顯示,原定1月出口的尼日利亞原油仍有一半留港待定。根據預期,1月份,西非原油向亞洲市場出口量為日均169萬桶,遠低於上個月的日均193萬桶,降幅明顯,尼日利亞也愈發顯得舉步維艱。


    增稅發債渡難關


   尼日利亞聯邦政府希望通過增加非石油收入(主要包括公司稅、增值稅、關稅、消費稅、其他費用、專項稅和政府部門收入)緩解危機,阿爾及利亞則希望通過發行國債為大項目融資的方式來應對不斷下跌的國際石油價格,及其對本國經濟帶來的負麵影響


   去年的11月27日,尼日利亞石油部長迪紮尼·艾利森·邁杜克在奧地利維也納舉行的第166屆石油輸出國組織歐佩克大會上當選為主席,成為該組織成立以來首位女性掌門人。然而,尼日利亞看起來並未因此得到歐佩克的額外照顧。為了應對如今惡劣的局麵,尼日利亞不得不尋求自救的方案。


   既然石油收入靠不住,尼日利亞將希望寄托在了加大非石油收入上。尼日利亞聯邦政府宣布,計劃將2015財年預算中的非石油收入由2014財年的3.28萬億奈拉(約合182億美元)增加至3.53萬億奈拉(約合196億美元),同比上升7.6%。


   據悉,尼日利亞聯邦政府非石油收入主要包括公司稅、增值稅、關稅、消費稅、其他費用、專項稅和政府部門收入。隨著聯邦政府“後向一體化”政策的推進和落實,預計相關產品進口將會相應減少。


   此前,尼日利亞財長伊維拉曾表示,僅有25%的尼日利亞中小企業照章納稅,如能在此領域加強監管,將會極大拓寬稅收來源,以此貼補國內的財政漏洞。


   不同的是,阿爾及利亞則希望通過發行國債為大項目融資的方式來應對不斷下跌的國際石油價格,及其對本國經濟帶來的負麵影響。阿爾及利亞政府之所以有這樣的打算,完全是從阿爾及利亞的國情出發。因為與其他國家相比,阿爾及利亞公共債務較低,僅占國內生產總值的8%,但由於國家收支嚴重依賴石油天然氣出口,目前石油收入的下降迫使政府考慮尋求其他的資金來源,來維持大項目的進展。


   根據阿爾及利亞官方統計,油氣出口收入占該國出口總額的97%,占國內生產總值的40%。截至2014年6月,阿爾及利亞外匯儲備為1932億美元,比2013年底減少8億美元。


  由於近年來石油價格居高,阿爾及利亞加緊外債償還,2013年其外債處於曆史最低水平,其外部公共債務從2000年的204億美元減少到2013年的 3.74億美元。據媒體報道,阿爾及利亞政府正在考慮使用內部債券為正在實施的大項目融資,各個部確立優先項目,一些項目將暫緩進行。住房部長稱經濟適用房項目將不會受到影響。


   上個月底,阿爾及利亞總理塞拉勒表示,阿政府將采取緊縮措施,通過削減政府開支以應對石油價格下跌。塞拉勒說,阿爾及利亞總統布特弗利卡23日牽頭召開部長會議,決定削減2015年政府預算,取消一些大型項目,凍結政府部門的人員招聘。


   塞拉勒否認阿爾及利亞正麵臨一場財政危機。他表示,政府在2015年可能會暫停實施一些鐵路、輕軌等基建項目,但關係到百姓日常生活的食品補貼等措施不會取消。他同時表示,政府對教育的投入不會受到影響。


   此前,阿爾及利亞央行負責人曾表示,油價下跌對阿爾及利亞的財政支付能力產生負麵影響。他要求政府削減明年的公共開支。


    繼續向中國伸手


   中國決定向委內瑞拉提供200億美元投資,並向厄瓜多爾提供75億美元貸款。至此,自2007年以來,中國為了保證原油供應,已向委內瑞拉提供了500億美元貸款;2009年至2014年期間,中國向厄瓜多爾提供的融資也超過了120億美元


  “有借有還,再借不難”,可是對於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來說,做到這一點有點難。2015年開始才幾天,馬杜羅就風塵仆仆趕往中國,他的目標很明確,希望能從“老債主”中國這裏斬獲新的融資方案。


     這邊馬杜羅前腳剛走,厄瓜多爾總統科雷亞後腳也到了。


      顯然,相較於尼日利亞與阿爾及利亞的“自救”策略,委內瑞拉和厄瓜多爾則是選擇了“求助”的方式。


   從結果來看,兩位總統都是喜滋滋地離開中國的。在兩次會談之後,中國決定向委內瑞拉提供200億美元投資,並向厄瓜多爾提供75億美元貸款。至此,自 2007年以來,中國為了保證原油供應,已向委內瑞拉提供了500億美元貸款;2009年至2014年期間,中國向厄瓜多爾提供的融資也超過了120億美元。


    此次計劃向厄瓜多爾的貸款中,中國進出口銀行將提供53億美元30年期貸款,利率為2%。國開行和中國銀行分別提供15億美元和4.8億美元。此外,進出口銀行還將提供2.5億美元項目貸款,鼓勵厄瓜多爾家庭改用電飯鍋,以減少該國對天然氣的依賴。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歐亞集團拉丁美洲高級分析師Risa Grais Targow表示,“中國在委內瑞拉的風險敞口很大,所以很擔心該國政局出現更替。”受油價暴跌影響,委內瑞拉經濟正陷入嚴重的衰退。德意誌銀行估計,2015年油價平均需要達到117.5美元/桶,委內瑞拉才能實現財政預算平衡。


    厄瓜多爾的情況稍好,去年三季度該國經濟增速為3.4%,較較2013年同期的5.6%下滑了不少。厄瓜多爾的原油產量為54萬桶/天,是最小的OPEC國家。


   因此值得慶幸的是,當委內瑞拉、厄瓜多爾等弱勢石油輸出國正竭力擺脫經濟衰退,中國毫不吝嗇地施以援手。


   中國外交部曾回應說:“近期以來,國際油價下跌對委內瑞拉國內經濟造成了影響,中方對此表示理解。中委一直積極推進務實合作,雙方在融資領域的合作為兩國推進大項目合作提供了有力支撐。”


   但是蘭格經濟研究中心首席分析師陳克新指出,所謂禮尚往來,如此大手筆的援助背後其實是雙方合作共贏的利益考量。中國長期以來是委內瑞拉最重要的貸款來源,也是該國第二大石油進口國。委內瑞拉官員表示,自2008年以來,兩國已簽訂總值420億美元的“貸款換石油”項目,中方貸款已有240億美元到位。一直以來,中國看重的是委內瑞拉境內豐富的石油資源。與委內瑞拉的協助合作,不僅為中國的能源安全多一層保障,也給中國企業帶來了新機遇。在埃克森美孚和康菲石油均因國有化威脅退出後,中石化和中石油擴大了在委內瑞拉的石油開發權。